重磅!老干妈要上市了!

日期:2017-07-16 11:02:08 作者:宋炙 阅读:

老干妈要上市了! 世事无绝对,沧海变桑田! 据上证报披露,深交所正联合贵州方面调研老干妈等三家企业的上市培育,这意味着此前一直奉行不上市、不贷款、不融资的老干妈也可能要上市了 从发誓永不上市到接受上市培育,这中间发生了什么 首先,陶华碧老了,终有谢幕的时候! 生活就像无情刻刀改变了我们模样,1947年生的老干妈创始人陶华碧今年71岁,已到古稀之年,不管她愿意不愿意,老干妈帝国总有一天会从她掌心滑落 其次,新一代上位后,不一定会按照上一代设计的路线行走 当初陶华碧坚持老干妈不上市的理由是:上市那是欺骗人家的钱所以即使地方政府几次三番地游说,陶华碧就是不松口但是陶华碧对上市的理解还是不够深入,事实上,在吸引资本、做大企业、形象宣传等各方面,上市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 还有,品质经营和扩大规模博弈的必然结果 陶华碧数十年如一日坚持品质经营,靠的是口口相传,坚持了一个匠人的本份但是,辣椒酱比一般快消食品的使用周期更长,这意味着规模越大,质量控制越好,价格做得越低,利润反而会减少,严重时甚至危及资金周转 而上市到底能给陶华碧本人、给老干妈带来什么呢 老干妈的得与失 现在,是时候讨论一个问题了:上市后,陶华碧会不会成为贵州乃至全中国的女首富 《2017胡润女企业家榜》显示,去年中国女首富是碧桂园集团副主席杨惠妍,其个人身家达到692.104亿港元 碧桂园集团副主席杨惠妍 而2016年胡润研究院给陶华碧的财富估值为75亿元,2017年,陶华碧不再出现在胡润百富榜上,取而代之的是她的两个儿子李妙行、李贵山,两人身价总和为75亿元 这似乎也映证了此前的报道:老干妈的股权分配早就完成,两个儿子平分了大部分股权,陶华碧本人仅持股1% 当然,在引入资本后,目前的这种静态股权结构肯定会发生改变但不管怎样,陶华碧的个人财富被稀释是基本事实,从实力上看,上市后她也不可能成为中国新女首富 虽然成为女首富是不可能了,但上市对老干妈的正面策动是很明显的 其一,国际化扩张 近年来,六神、马应龙、拔火罐等文化符号在国外有很高的认同,对老干妈而言,国内市场几近饱和,只有顺应国际化潮流占领更多国际市场,老干妈的未来才更可期 其二,创新品类 老干妈目前的品类比较单一,在包装、设计上的变化更少再怎么熟悉的味道,吃多了也会腻味,如果能借助资本的力量加大创新,开发出更多互补性的产品,才能真正夯实老干妈帝国的根基 其三,公司治理更清晰 客观而言,一言堂式的家庭管理本身有不可避免的弊端,老干妈要做到百年企业,必须适应现代化企业管理,实行更清晰的公司治理 所以,上市对老干妈而言,有所得必有所失,如何在得与失之间找到平衡,才是接下来老干妈该考虑的 老干妈上市后有哪些改变 当然,上市后老干妈还不得不面对一些更实际的问题 其一,提价 资本市场不是做慈善,高回报的利润是资本投资的必要条件此前,陶华碧毫无疑问对老干妈拥有绝对定价权,但是“我本善良”的陶华碧一般不会提价太多,而进入资本市场后,老干妈的提价幅度有可能会加大 其二,老干妈还会姓陶吗 资本入场后,最明显的是从股权上瓦解原先的结构,并且通过谈判确定股权新格局而按照老干妈目前的实力,很难抵挡得住资本对老干妈股权的觊觎,将来老干妈还姓不姓陶,已经是一个问题了 其三,老干妈的品质还会在吗 根据之前一些公司上市后的表现,为了利润缩短产品使用周期甚至牺牲产品品质的事时有发生 事实上,从老干妈接受上市培育的那一刻,消费者已经出现微妙的心理变化:不是配方变了,而是斯人已远,很难吃出 “熟悉的配方,原来的味道”了  回顾篇:中国的B夫人 如果巴菲特生在中国,他一定会投资老干妈 其一,陶华碧和巴菲特投资的B夫人一样,都是传奇的企业家 1983年,巴菲特以6000万美元买下了B夫人(Rose Blumkin)的“内布拉斯加家具大卖场”,B夫人时年90岁,依然在卖场工作在此之前,巴菲特游说了B夫人10年,在进入坟墓前,B夫人才依依不舍地放手将她的大卖场交给巴菲特 内布拉斯加家具大卖场 和B夫人一样贫苦的陶华碧,一辈子没上过学,20岁时丈夫病逝,为了拉扯大两个孩子,什么苦都吃过,最后创立了老干妈品牌,一直到70多岁前还在为企业奔走 其二,老干妈的商业模式很简单,这也是巴菲特最喜欢的 老干妈只有一个拳头产品,产品十分聚焦,聚焦到一吃成瘾,甚至有死囚在离世前唯一的心愿就是再吃一口老干妈辣椒酱 其三,老干妈像巴菲特投资的可口可乐一样,是不可取代的,有强大的护城河 老干妈的味道是陶华碧用心打磨出来的,是不可模仿的,这是它的“护城河” 很多人不明白这一点,老干妈成功后,老干爹、老于妈等模仿者纷出,但陶华碧对产品的专注、极致,又有几个人认真去学 如今,中国的B夫人也到了B计划的时候,到最后,所有的强悍和倔强都会输给时间! 曾经,顺丰、华为、娃哈哈、老干妈被人称为“不上市联盟”,现在这个联盟的成员越来越少了——瓦解这个联盟的,不是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