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兴衰,鼓励三胎?

日期:2017-03-04 15:07:04 作者:贺兰招 阅读:

NO. 1|壹 小时候,在江苏南通的乡下村镇一个很小的地方,但一个年级有200多人,人挤人,吵吵嚷嚷,生机勃勃那会儿上课的老师也不够,经常有代课老师过来,师资、教室都不够用 课间休息十分钟,校园里炸开锅,上个厕所都要排队所以,小男生就经常在旁边的植物丛里解决问题,直接撒欢久而久之,厕所周边一股极浓烈的味道这种记忆伴随着长大 “中国人真多啊”,确实是这样的直观感受 与之同时,几乎所有的同学都是独生子,只有一家是双胞胎,我们经常用奇怪的表情看他俩和他们的父母,觉得这家人与众不同,怎么能一下子生两个呢 上大学后,五湖四海的人,山东、安徽和苏北的同学,第一次知道还有生三四个,还有生5个的,大吃一惊,难道女人可以生这么多因为从小到大,除了那对双胞胎,我就没见过也没听说还有生两个的——正因为如此,南通的计划生育工作卓有成效,直接定义了早年对人口的认知,以至于现在南通人口与老龄化是大问题 ▲ 老龄化,南通榜首 65岁人口占比,南通以19.2%排名中国第一 曾经人挤人的学校,我再回老家看的时候,都消失了镇上的5所小学,合并成一所,也迁移到另一处地方原来的校园变成了厂房,操场上长满了荒草,一边堆着货物一两只狗在里面窜来窜去,欢快无比 尽管如此,南通已经是苏北几乎最好的城市,甚至有样板意义,放在全国,GDP排名中国第18,财政收入也颇为可观毗邻上海,一江之隔,多个交通项目的即将落地,预示着城市可以想象的发展前景用一位南通官员的话说,我们做好上海北大门 只不过人口、人才是短板市区欣欣向荣,但村镇人口塌陷,与产业的入驻形成鲜明对比,精壮老力,本地严重不足,老家镇上的工厂已经开始批量招聘大量外来人口,过去是安徽、四川人,现在是云南人、贵州人本地人与外地人经常有龃龉,亲戚说,那帮人打架不要命 南通尚有产业可支撑,吸纳外来劳务人口但全国大量的三四线城市及乡村,用诗意的描述:所有的乡村都在沦陷 ▲ G06地段河南邓县某镇 NO. 2|贰 跳出中国,去观察世界上其他国家,可资参考 李光耀是新加坡的强权人物,数十年治理,新加坡从几可忽略的撮尔小国发展成为发达城市国家新加坡是华人的儒家文化圈,对于家庭、养老、子女的意识与中国颇为相似因此其关于人口的认知转变很有意义 新加坡面积683平方公里,只相当于南京面积的十分之一人口从1960年的170万增长到2014年的547万,是世界上人口密度最高的国家作为一个城市国家,新加坡自然资源极度匮乏,连淡水都需要从邻国马来西亚进口新加坡的生育率在1960年曾高达5.4 在人口快速增长的背景下,出于对资源、住房、就业和经济发展的担心,新加坡自1970年开始实施节育政策 李光耀曾几度要求降低妇女生育率,当发现高学历夫妻生育率远低于低学历夫妻时,又说:“遗传基因是最重要的,希望高学历的夫妻能负起责任来” 鼓励高学历夫妻多生孩子,但抑制低学历夫妻少生比如,以防止教育水平较低的外来女工在新加坡生儿育女为惩罚多生育者,修改雇用法令减少妇女分娩的带薪假期,立法提高生育多胎的妇女的住院费等相关医药费用 ▲ 60年代,李光耀一家 就此,新加坡生育率急剧下降,从1960年的5.45,下降到1975年低于更替水平,1984年只有1.62 到1986年,李光耀在认识到生育率的持续走低已经成为严重问题后,当机立断,决定停止节育并立即转为鼓励生育,撤销了“计划生育和人口委员会” 在1987年,提出口号“如果能养得起,就生三个或更多”,宣布政府鼓励养得起的家庭生育至少三个孩子,并宣扬“婚姻和养育的快乐” 但新加坡的生育率仅仅从1987年的1.62提升到1988年的1.96(只出现了一年的补偿性生育小高峰),1989年再跌回1.75,到1996年之前一直稳定在1.71997年之后再次下降,2002年之后只有1.2左右2010年华人生育率只有1.02 2013年,李光耀出了一本书《李光耀观天下》,他把日本经济长期低迷的最大原因归结为“人口骤减”,并反思了自己的政策 新加坡是小国,尚可以通过吸纳外来人口和移民来满足本国劳动力所需但中国是一个拥有近14亿人口的大国,如果未来人口坍塌只能自己承担,这种巨大的窟窿,世界上其他国家地区没办法填补 NO. 3|叁 我们过去感慨“中国人太多了”,现在演变为“中国人哪儿去了” 以东部沿海地区经济富庶的江苏为例,今年1-6月,江苏省共出生38.3万个婴儿,比去年同期减少5.6万个,减少12.8%,新出生人口持续减少南京市的数据也印证这一趋势:今年上半年出生4.3万个孩子,比去年同期减少约5000个宝宝 与六七十年代相比,消失的是庞大的育龄妇女、结婚年龄的推迟与人口增量,多的是越来越劣化的人口抚养比 当一个普通个体都能直观感受到这种翻天覆地的变化,说明事情已经到了几乎无法逆转的时候,在大城市,虽然出生率逐年下降但因为转移人口的掩饰,人们的感受并不那么强烈,但在村镇,人口凋敝的现状已经呈现后果正在显现 上世纪90年代,中国养老保险的抚养比是5:1,5个参保人供养1个退休人员,现在已经降到了2.8:1,而且下降还将持续 与困境相比,政策似乎总是字斟句酌,迟来一步 2016年的邮票是两个猴宝宝,那年全面二孩政策落地 ▲ 2016年猴票 而2019年猪年的邮票也已经设计完毕,普遍预测全面生育的放开 ▲ 2019年猪票,五口之家 第一枚主题为“肥猪旺福”,图案上一头胖嘟嘟的小猪在奔跑 第二枚主题为“五福齐聚”,是一张猪爸爸、猪妈妈和三只猪宝宝的全家福,象征着合家团圆,五福临门 只不过,生育确实不像固定投资,上多少项目,批多少贷款,然后投产,产出效益和GDP,很有确定性生育是一件极其缓慢变化但确实又无法逆转趋势的强周期行为,一旦错过窗口,再想去扭转、纠错,试图熨平未来的发展趋势,几乎不大可能 比如,全面二孩政策公布执行1年后,卫计委去年给出的数字显示,2016年,中国新出生人数为1785万人,尚不及之前预计值的一半到了2017年,新出生人数由下降到了1723万人,依然低于2000万的官方预测值 因此,从人口预测模型上,并非是输入一个鼓励生育的政策,就能立刻产出源源不断的人口,这其中涉及到复杂的整体机制 这样,逻辑线就很清晰了 人口危机并非只是纸面文章,事实上已经到来纵观历史,新加坡对人口的观念也从抑制和节育到了全面鼓励,尤其近些年,对二胎、三胎家庭进行了大量补贴,为时已晚那么,中国即便从现在全面放开生育管制,鼓励生育,是否能挽回,那也未知,并不乐观 人民日报也说了:生孩子不只是家庭自己的事,也是国家大事 NO. 4|肆 邮票的从俩猴到三只小猪,是中国家庭的未来缩影 但老百姓也不至于因此就发动育种战斗,毕竟人不是猪,只要喂育猪食就能长大 根据交汇点报道,国内知名网站调查的2000名育龄人群,有近半数人表示会放弃生“二孩”主要原因有三个:经济压力大、精力和时间不够用、不想为孩子失去自我 上海市妇联曾做过的一个调查显示,一个家庭养育一个0-3岁孩子的直接费用为32719.5元粗略计算,一个孩子从出生到大学毕业,连吃带用加上读书、考研、找工作,要花100多万元,如果加上买房那是个天文数字 身边家庭也有人表示,现在不想生二胎 事实上,除非是很有钱的,或者很穷的,生两个甚至三个整体上,庞大的中产对生育并不感兴趣,一方面成本高,另一方面这一届男人女人的身体能力也不大行,数据显示中国男子精子合格率不足30%——而这,与高压力、快节奏的城市生活息息相关 更多人认为,提高生育补贴,社会保障兜底,人们就敢生放心生了 然而,同样实施鼓励生育的部分国家,比如,德国拿出9%的GDP,承担全社会家庭抚养孩子成本,差不多相当于全社会家庭抚养孩子成本的46%;在丹麦,夫妻双方可以享受最长52周的生育津贴,其中,父亲最多可以领取34周的生育津贴,最高可达工资的90% 甚至有这样的情况,夫妻俩生一堆孩子,甚至都不用工作了,也能衣食无忧但即便如此,德国、丹麦的生育率依然堪忧 因此,生育问题的核心并不在于全面补贴和社会保障 甚至有这样的可能性:社会提供越多补贴,社会承担越多的责任,个体生育的欲望越低因为生孩子变成了一种牺牲,即便有补贴,对于男人女人而言也是一种“奉献”,如果不生孩子,反倒是占社会便宜,更自由、轻松 而人的选择往往是趋利避害,少生或不生,是很多人的“理性”选择 NO. 5|伍 以自然法则而论,性是很快乐的事,顺便生个孩子,人类繁衍,生生不息,生育与性是一体化的享受了快感,也承担养育后果但现代避孕技术的发展,从技术上剥离了生育与性之愉悦的一体性人之异于禽兽者几何,不渴而饮,四季发情 同时,人类社会进程到现在,其实就是一部社会保障机制越来越健全的发展史,个体生存、子嗣养老被社会机制取代,这体现了文明哪怕出生有缺陷,社会也不会让这样的孩子被自然残酷的淘汰 换言之,社会承担的内容越来越多,机制越来越庞大任何问题,只要付出金钱或代价,都可以交给社会来解决这种弊端也很大,在于,社会做的越来越多,那么个人承担的就越来越少 在过去,无论中国还是西方,多生子嗣有利于家庭繁衍,更好的生存欧洲的封建时代、中国的帝制时代,不管穷富家庭都倾向于多生,因为其中蕴含着深刻的经济理性原理譬如生一个孩子,如果不能成才,就无法带领家族振兴,终其一生,无非碌碌无常过日子如果生了五六个,只要其中一个有出息,出人头地,意味着整个家族的阶层就上去了因此,多生孩子,夭折风险低,成才的可能性增大 现在,越文明的地区,生育率反倒不会提高,甚至下降因为健全的社会机制消灭了养儿防老的需求在这进程中,又因为高效率而趋向于大城市化,但竞争也迫使养育和教育越来越成为一种负担通过繁衍振兴家族、实现养老的需求在减少,体现自我价值、更自由的享受生活是主流 即便三十岁的现代人,专业细分领域也许是专家、技术能手,很可能心智还是个孩子又怎么有很强的意愿养育孩子呢在中国,这种问题尤其严重 因为中国的城市、人口迁移、户籍结构,从小地方到大城市,小两口在生育能力最好的时候必须要在大城市立足,奋斗、工作、拼搏,又没老人照顾,往往到了三十多岁才拖着疲惫的身体造人 能生一个就不错了,生两个、三个,精力基本够不着了 中国的问题比西方更严重,在于中国两千多个小城市、小镇,多子女生育确实需要社会保障来兜底而中国数十个一二线城市,社会保障倒不是问题,都能养得活,也都能上学,问题是广大的城市中产对医疗、教育、养老的质量预期在城市,没有哪个中产家庭希望孩子是随便拉扯大,而是赋予其有质量的成长,而且不降低自身的生活品质 养一个孩子,全家中产,网易严选; 养两个孩子,全家温饱,随便京东、天猫; 养三个孩子,全家仅温饱,拼多多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决定了一个年轻家庭对待生育的态度 有人说,鼓励生育是为了城市房价寻找更多接盘侠,甚至引申为,需要更多劳动人民,而不是人民不劳动这种观点比较狭隘房价问题在人口问题上,其实微不足道因为,房价本身就是人口的迁徙与分化 总体而言,单纯的提高社会保障,对生育家庭进行补贴,鼓励多生,只是方式之一但不足以提振整体生育率,这是未来中国可能最大的问题,人口兴衰决定了国家的繁荣与平庸中国民族的强大,首先是人口的人挤人状态,回想过去二三十年,可能是中国最辉煌的发展时期 娃本位看起来有些好笑,却也蕴含了道理当生育与国家兴衰挂钩之后,通过女人的子宫再造一个“强大的中国”,本来愉快的事情就变成国家战略的一部分 只不过想想,过去固然是不太人道的计划生育,以后如果鼓励生育,这也是一种变相的“计划生育” 生育自由的前提,其实是不生育,